Imagination

时不时写点同人文,偶尔开波车。希望有生之年能长出会画画的手

【毒埃】极乐

反正我只是个小透明,偷偷开车超速应该也没有人能发现我嘿嘿嘿✧٩(ˊωˋ*)و✧

4000+,NC—17预警!有重口尿道play!清水党慎入!

这年头偷偷发辆车不容易,请大家多多体谅我的渣文笔和文章中的一堆bug(;д;)……

AO3右上角点procesed阅读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705870

像我这种文笔渣的小透明偶尔发发车应该不会被发现,虽然没有人看(失落),但自己看感觉还是很爽的!今晚爆肝,明早公交车准时出站嘿嘿嘿~

【毒埃】Fix You

最近查的严没法开车,那就写个日常的小甜饼。

设定毒液有过多个宿主,这只是个设定,跟电影剧情无关,切勿当真!

文渣一枚!bug一堆!严重OOC预警!但我不管!我就是要写傻白小甜文!!(癫狂

———————————分界线———————————

这应该还是在,他们刚刚开始试图同居的第一个星期,严格来讲,应该是被迫同居。还在埃迪努力适应体内有个寄生虫的生活的时候。

早晨7:30。

埃迪这一周总是能梦见那团莫名奇跑到他身上的黑色共生体,不管是午休,晚上睡觉,还是小憩,这团黑色的黏液总是会缠绕着他的梦境,如同黑色的泥潭一样吞噬着他意识中的自己,他甚至开始怀疑共生体是不是能控制他的精神了。

真是只万恶的寄生虫啊。他的潜意识在梦境中无奈地嘟囔了一句。

“我不仅听见你叫我寄生虫了!你还敢骂我!快!快道歉!”

“Holy shit!!”埃迪被脑袋中突然炸开的怒吼直接吓得从床上蹦了起来,因为还没睡醒的迷糊和因突然一下子起身而脑内供血不足所造成的眩晕,再加之软塌塌的床铺使他根本不可能保持平衡,于是,毫无悬念的,他摔倒了。

唯一有些巧合的地方,是他身体倒下的方向正好是朝着床头柜棱角的位置,而他的额头,也直冲冲地砸向那个尖利的凸起处。

共生体迅速从他的体内涌出,想要拉住他的宿主,但不知怎么今天他从宿主体内出来的动作要慢上半拍,为了尽量减少宿主所受到的伤害,他只能以最快的速度在埃迪额头处凝聚了一层薄薄的缓冲膜。

“碰!”

“啊!!我的上帝!”

棱角的尖利程度再加上巨大的冲击力还是破开了埃迪头上的肌肤,虽然损伤到了血管,不过所幸伤口并不大。鲜血从伤口中逐渐渗出,埃迪捂着创口,慢慢从床上爬起来,翻身靠在身后的墙壁上。

“早上好啊,无理取闹先生,你今天一大早就很亢奋啊?”埃迪看着从自己的胸膛处冒出的共生体小小的头颅,眼神中略带着些许怒火。

“这是我的错误,我承认,但至少请让我来帮我们修复一下。”

共生体的头颅好像微微下沉了一些,他重新融入到埃迪的身体中去,循着他身体的管道和结构组织,到达他额头右侧的伤口处。

修复开始。

首先,先关闭痛觉。共生体熟练地操纵着宿主的神经纤维,使掌管痛觉的那一部分神经暂时处于无应答状态,接着,开始连接断掉的皮肤层与肌肉纤维,刺激机体加速产生新的血细胞和组织细胞来填补之前受伤时所失去的。这样,修复的任务就完成了。

说起来貌似很复杂,但其实也就是一秒钟不到的功夫,这个小伤口就从埃迪身上消失了。而在在整个过程中,埃迪能感觉到的,其实也就只有些许的麻痒。

虽然如此迅速地修复好了伤口,但共生体仍旧有些懊恼。这是他的失职,在不到半秒钟之内固定住寄主的身体对他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他的脑海里正充斥着“居然会犯这样低级的失误”的想法,和极度的后怕,要是在真正的危急时刻,那么后果将很有可能会是————

“呃……但毕竟也是我自己摔倒的,所以呃……谢谢,要不伤口可能会更加严重。”埃迪敏锐地察觉到了共生体的闷闷不乐,难道是刚才自己开的玩笑太过分了?埃迪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共生体有过这样的情绪,这让他有些紧张。

“你……感谢我?不,我不是因为你的话,而是因为……我刚才在那种情况下竟然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宿主,作为共生体,这让我感到羞耻。

黑色的液体从埃迪的肩膀处渗出,蔓延到他的面前,交织形成一个黑色的小圆球,共生体乳白色的眼球没有像往常一样直视埃迪,不知道是因为愧疚还是别的什么情绪。

埃迪有些无奈,但更多笼罩在他心头的是温馨感,他的共生体一直都在保护着他,以至于共生体对自己的要求变得十分严苛,虽然在埃迪看来这样的行为很傻,但每当感受到共生体那份无微不至的关怀,他的心就会为之一暖。

毕竟,被人细心呵护的感觉很棒。

“嘿,伙计,听我说好吗?我并不觉得你应该因此而道歉,你没有犯任何错误,相反,你保护了我免受更重的创伤。”

埃迪对着他面前垂头丧气地共生体展开了笑容,共生体能感受的到他笑容中的情绪,有无奈,宽慰,体谅,感激,和一些……

爱?

Eddie……但我……”共生体慢慢地抬起头来,注视着埃迪的双眼,那双眼中透露出的是多么温柔的光啊,他以前为每一任宿主都倾尽所有,但这是第一次,他从他的宿主上获得了名为“爱”的回报。

“没有人能够做到一切,包括你。”

埃迪伸出双臂,把面前那团黑色小球揽入怀中,任由他贴附在自己的胸前,融化在自己温暖的怀抱里。

这是埃迪第一次主动拥抱他的共生体,他能感觉到这团可怜巴巴的小球在他的怀里轻轻地颤抖着,就好像一个迷失的孩子历经艰难困苦后终于找到自己的家人,在家人怀中痛哭时的模样,虽然无法具体言说,但埃迪能感受到共生体此时的情绪。

那是一种不断付出后,终于获得了回报的喜极而泣。

这样的情绪,让埃迪感到心疼。

他就这么一直抱着,他想用自己的拥抱,给这个生命以尽可能多的温暖,共生体修补了他的身体。而他,想修补好共生体的心灵。

清晨的阳光温柔地打在他们身上,拉下一段狭长的影子。

就这样过了很久,共生体才终于动了一下,他抬起自己的眼睛望着埃迪。

“那如果我下次还是没能成功保护好你,你该怎么办呢?”

“But you will always fix me,right?”

【毒埃】我们永不分离
难受啊,文章被屏蔽了,我明明写得那么隐晦!ヽ(#`Д´)ノ这次发倒图,希望老福特别再吞我惹。
下面再补一个石墨的链接 石墨文档
成功注册了AO3的博客!再搞一个AO3的链接AO3稳定

刚刚还在补漫画,共生体还吃醋了真可爱嘿嘿嘿嘿嘿(露出姨母笑)